顺之

一个拥有妄想症的理想主义者

人在国胖在
国胖在人在

何人与我同往

天空还是那样的蓝,就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般……

巫见:

    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


      他停住脚步,轻抚上剑柄。
    “这把剑,是老师从前的佩剑。”
    “老师当年,执此一剑,十步杀一人,尸山血海里走过,杀到白衣变血袍,告诉天下所有人,何谓我泱泱华夏之傲骨,何谓我巍巍炎黄之荣耀。”


    “我辈剑锋所指,唯为国之荣辱。”
    “我入门时,老师要我对天地立誓,只有这一句话。”
 
    “但我今日不想拔剑。”



    “可你的敌人在里面,这不算背誓吗?”
    “……”


    他沉默地太久了,连我都以为他不会再回答的时候,他突然开口了。
    “一个国家的兴衰荣辱,真的是我们寥寥几人能撑起来的吗?”
    “我的老师昔年征战天下,可他现在在哪里呢?
        我的师叔当日八方浴血,可他现在在哪里呢?”


    “今天我的敌人,不在里面。”


    “国家不是靠一代人,靠几个人撑起来的。而是一代代人,多少人倒下去,就要有多少人站起来。”
    “我今天不从这扇门里走出来,总有一天,会没有人再愿意做英雄。”
    “为国效死是我辈荣耀,我只怕自己死得不值得。”




    “更何况,”
    说到这里,他突然笑了。
    “我当年入老师门下时,还不知道何谓国之荣辱。”
    “我那时候只是个一味崇拜着老师,想做像他那样的大英雄的少年。”
    “是他教我何为剑,是他教我,何为国。”
    “现在,我要去寻他回来。”




    他转过身,在黑暗里扫视过一周,轻声说:
    “何人与我同往。”


    黑暗里站起了许多人,他们沉默地走到这个年轻人身后,就像多年以前,他们追随着他们的老师,踏过每一片战场。


    “走。”




    “你们的老师,可能不会愿意看到你们为他这么做。”
    他停下脚步。
    “我知道。”
    “等老师回来,我会自行向他请罪。”




    我坐在原地,脑海中飞掠过很多事情。
    我想起嵇康,想起广陵散,想起他的三千太学生。
    他们的老师不会成为嵇康。
    然而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,他大概也是情愿的。
    这个国家有顽疾要治,有毒瘤要清。他大抵会情愿做这个导火索,而他的弟子,是第一个执起火把的人。
    他会点亮第一处烽火,暴露出这个国家的第一处沉疴。



    年轻人的背影已经远远地离去,清风拂过流云,露出今晚第一缕清辉。


    “我辈剑锋所指,唯为国之荣辱。”
    我的耳边似乎还在回荡着这句话。


    今夜月色真美。







ps:要转的除希望注明出处外一切随意,实在不方便的不注都可以。写这些话就是希望更多人看到,需转则转,不必再问我了。
        以及谢谢还在这里的所有人。

打卡
《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》
作者原是精神分裂症,不过病因是对于世界本质或者说对于哲学的疑惑导致的。
在作者病好时他带儿子骑摩托车游遍半个美国,在欣赏景物时对曾经的自己的回忆,亲情的愧疚,对科技和人文包括教育的看法,并在此皆由第三人称叙述。
整体基调很平缓,没有小说的大起大落,是合乎于安静午后看得随笔。
儿子是很形象的人物,就想现实生活中的大多数小孩,固执,稚气,小一点善解人意和偶尔的小聪明,非常可爱。
爸爸每天晚上给儿子读一章哲学,并回答儿子的问题让我有点小感动,特别是在山上临时帐篷里读卢梭的《回忆录》的情节描写,像在夏天暴雨时窝在家中喝温开水一样,特别温暖。
*虽然他有老婆可我还爱他!
*他和他儿子都可帅了!
*就因为他我打算去认真看看歌德的诗!

爆炸啊啊啊啊啊

何图然后°:

#网易阴阳师手游##灯刀##刀灯#无差百合同人本《烛刃》二宣!

●转发此条 微博,从转发里抽2位送出一套《烛刃》不要犹豫了,万一呢
●直参7月29日广州百合only!现已开启预售淘宝点我【并非现货请注意!7月中下旬发货】
●即日至7月20日起预售内本子优惠5元,即65元/本,20日后恢复70元/本!售完为止,请您留意!

○○【【高亮注意】】○○
购买团子的旁友,由于团子包装运输不易,订做了一批箱子,为了给您提供良好的购物体验,请务必拍付【不拍盒子团子不发货见谅】

【staff】

主催:春上雪
排版:偷心贼老四
宣图:北空
题字:沏一壶白月

校对:TIKI ‖ 三刀 ‖ 叶清眉

文阵:花千斓、鹭鸶、林殊羽、黑膤、鱼半青、生鱼片、冰释、以北

图阵:狩野花梨、河渊、米奥、JDS-叔、矿、面条、茶卷卷、叶然、鬼污、夕月、白山、基月、夜雨寄北、米兽、夜游、单单、痱子

打卡( ̄∇ ̄)
重读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

*感觉比以前有更多的感悟…也更加理解了盖茨比。
曾经一直不理解他对黛比的执念,觉得黛比不过一个容貌稍好的女子罢了。而现在看来,盖茨比对于黛比的爱更像是对于所谓上流的爱?也是曾经那个卑微盖茨比的爱,黛比就像盖茨比心中的白月光,园中的红玫瑰,但是如果他们在一起后盖茨比是否还有当初的感觉,这是个问题…
不过盖茨比到死还陷在自己的梦中,似是悲凉,而又温暖。
直至至今,他仍陷在那恍经隔世的梦里,对他而言,我想是一种解脱吧…

*买《盖茨比》的时候第一眼看成「比尔盖茨」,本来准备当人物传记读结果我错了……不过正因为我没有退回去,我想我才有幸理智的接触它,也更让我了解和贴近他。

*话虽如此,我依旧我不喜欢黛比x

永远不要想英雄老去……sad

突然有一个脑洞
林黛玉葬花
伏地魔葬巫师

有趣( ̄∇ ̄)

一个碳油厨的残念

每次给基友安利碳油都会尴尬又内伤
特别是遇到问他们有没有合唱,合唱过几次,是否甜,有多甜的时候。我就会放弃安利默默捂心口,她可能不知道我有多心痛……

「露中」于是又是短片对吗?23333

“白熊丢了。”
“啊?什么?”
“白熊丢了。”
“我送你的钥匙扣吗?”
“白熊丢了。”
“在哪里丢的?要不要去找找?”

他没有再说话,两个人安静的向前走……

「露中」随意堆的短片:D

“小耀,在这里陪我”年幼的万尼亚拉住王耀的衣服。
“好……”,王耀看着不到自己一半高的小人有些好笑。
“坐在这里,不许动”万尼亚指着床邦,硬生生的拉着王耀坐上去。
“那么,现在可以睡觉了吗?”
“好……”万尼亚乖乖躺了下去。
“我熄灯了?”
“啪嗒----”

“夜安,万尼亚。”
“晚安,小耀”

“万尼亚?万尼亚?”王耀轻声叫道,在确定没有回应后,他放心的起了身。“看来睡着了”他自言道。
“再见……我的万尼亚……”他悄悄推开了门。

在漆黑中,万尼亚张开眸子,又旋及闭上。
“再见小耀”他嘟囔道,“这算不算说谎呢?”